手机扫一扫

五十年,父亲回乡之路
发布日期:2019-09-26    作者:张晓利    
0

上世纪六十年代末,十六七岁的父亲离开家乡跟随姑姑来到陕西韩城,开始了农转工的新生活。我无法想象那个年代的他,曾经奋斗的日子是怎样经历过来的,只记得父亲曾告诉我韩城离家真的好远好远。

五十年,父亲回乡之路

父亲的家,也就是我的老家,远在山西武乡蟠龙,现在算起来距离韩城也就五百公里不到。父亲提起他第一次到韩城,路途艰辛,坐了三天的汽车,一路上时不时出现各种意外的状况,车子走走停停,也不知道倒了几次车,才好不容易来到河津,准备过黄河。不巧的是那天傍晚,禹门口刮起了大风,仅有的锁链桥上铺着的木板都早早被人抽掉了,就怕大风刮到黄河里再找不回来。父亲当时一看到那场景腿都吓软了,带哨子的风呼呼地刮着,锁链随意地摇摆着,脚下的黄河咆哮着,怎么才能顺利到达陕西韩城啊!幸好当时年轻胆大,二十多个年轻人紧紧地靠在一起,一个挨一个,慢慢地终于安全渡过黄河来到了韩城。

五十年,父亲回乡之路

最早父亲在药材公司上了一年班,听说韩城铁厂招工,他就报了名当了一名工人。慢慢和工人们混熟了,他也不怎么回家,毕竟回趟家太不容易了。再后来到了八十年代初,父母带着一岁半的我和小姑一起回老家。就记得母亲说,他们三个人一人背了一个包,尤其是父亲肩上还扛着大行李包。可是在韩城火车站准备上绿皮火车的时候被人流冲散了,谁也不知道谁在哪节车厢的什么位置。当时母亲抱着我,车上人挤人,根本连转身都没法实现,所有的空间都站满了人,就连卫生间都站了五六个人。一上车,我哇哇地哭,没有水,更别说吃奶粉了,最后还是一位好心的带娃的男乘客帮忙把他娃的水分给我了一点,我才停止了哭闹。在车上挤了一天下车后,好不容易三个人见面了,母亲那时才发现背着的背包早已不知去向,就留下一根包袋还在她肩上,更可恶的是我还拉了她一裤子,她就是穿着那条裤子几经波折回老家的。

时间来到了九十年代初,父亲在焦化厂负责全厂的生产,爷爷七十大寿快到了,因为爷爷是他养父,而且那段时间身体特别不好,厂里领导知道了父亲的情况后,为了不耽搁生产,只给他批了三天假。我记得父亲带着母亲、弟弟和准备好的寿礼高兴地回家了,然而天有不测风云,当天傍晚,在距家不到五十公里的地方出了车祸。老家的冬天比韩城要冷很多,司机不熟悉地理位置加之视线不好,没想到山区道路严重结冰,当时根本没有任何警示提醒,等到司机突然发现路面异常时一紧张一脚刹车下去,车子转了360°撞断了村里的一棵大树,巨大的撞击声惊扰了村民。眼看就要到家了,可因为交通事故硬是没赶上爷爷的寿宴,到最后家还没能回成。

五十年,父亲回乡之路

现在早就退休了的父亲,依然时不时地嚷嚷着要回家,高速、国道、省道、县道,甚至乡村公路都修成了宽敞的柏油路面,各种道路标识提示随处可见。自驾大约五个小时,乘车倒车也就七八个小时,一天之内肯定能保证到家。

这五十年间,父亲数不清回了多少次家,从之前的重重困难到现在的畅通无阻,经历了巨大的转变,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,映射在父亲回家的路上。虽然年迈的父亲还时不时唠叨要回家,可是我能感受到他的喜悦,他不会再为了回不去而纠结,更不会再担心各种突发状况发生。

祖国母亲,在您七十岁生日到来之际,我想对您说,祝福您越来越繁荣昌盛,祝愿我们的生活就如父亲的回家路一样,在幸福美好的康庄大道上一路前行。(汉钢公司设备管理中心 张晓利)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